山東雙立磨具公司:論涂附磨具的原布處理

2018-11-28 17:21:29 96

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涂附磨具的發展形勢總的來說是很好的,2005年全國的涂附磨具產量已達到25,661萬平方米,產值達到195,001萬元,產品品種不斷增加,產品質量也逐步提高。但是其技術和質量水平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仍然沒有縮小的跡象,每年不斷增長的進口額表明了這一點。據海關統計,2005年進口涂附磨具總值達到12,100萬美元,如果以均價4美元/平方米計,相當于進口涂附磨具約3,000萬平方米。為什么我國質量優良的涂附磨具產品就遲遲制造不出來呢?究其主要原因,原布處理水平不高是其中之一。必須清醒地認識到:沒有良好的原布處理工藝和裝備,就沒有好的原布處理質量,是制造不出多品種、高質量的涂附磨具來的。
大家都知道:涂附磨具的原布處理,包括:燒毛、退漿、煮練、水洗、干燥、定型、上漿、壓光和配料等一系列的工序。通過這一系列的工序,以達到改善和提高基材的物理機械性能,賦予其良好的涂膠植砂質量和良好的產品使用性能的目的。具體地說要達到如下幾個目的:填堵布孔,提高布基正面與膠砂層的粘結力;提高布基平整挺括性能;使布基定型,軟硬性能適中;根據需要賦予基材一定的耐油、耐水性能;提高基材外觀質量。由于涂附磨具是多種多樣的,不同的品種對這些要求又是不一致的。比如填堵布孔,對于要求柔軟性比較好的產品,就采取正面刮漿的形式,使堵孔性能好,達到基材柔韌性好的目的;而對于要求能夠經受重負荷的高強度砂帶來說,雖采取多次的上漿處理,仍要保持植砂粘結劑對基材的一定的滲透性,使膠砂層對基材的粘結性更加牢固。再比如使基材定型,對于強力磨的砂帶,就要求基材在正確的拉伸條件下浸漬上漿,基材定型要好,使它在整個制造過程中收縮比較小,而在產品磨削使用過程中延伸比較??;而對于要求柔韌性比較好的產品,一般就不進行拉伸處理。因此,涂附磨具的多樣性,使原布處理的要求也是多樣的,這就對涂附磨具原布處理的原材料、工藝裝備和技術有了很高的要求。
那么,我國涂附磨具原布處理的現狀又是如何呢?我國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前,除了二砂于六十年代引進民主德國生產線,有單獨的原布處理工序以外,其它工廠都沒有單獨的原布處理工序,而是和制造線連起來的,工藝十分簡單。由于那個時候,大家都生產低檔次的頁狀動物膠砂布,這樣的處理符合了成本低的要求。八十年代,為了促進我國涂附磨具的發展,滿足日益增長的需要,二砂首先引進了德國的全套涂附磨具生產線設備和技術,其中包括了一條從原布檢查和燒毛開始,直到拉伸定型、浸漬和刮漿的原布處理裝備和技術。緊跟著,當時全國最大的涂附磨具工廠――上海砂輪廠也進行了引進,但他們沒有引進原布處理的設備和技術。九十年代末,白鴿集團(原來的二砂)從韓國引進了混紡布處理設備和技術。本世紀初,順德小太陽也從韓國引進了混紡布處理設備和技術,不少企業也引進了韓國的混紡布處理的技術。除此以外,我國眾多的涂附磨具生產企業,都是仿照白鴿的原布處理技術來生產的,其中除近年來邢臺涌泉、常州金牛等采用了昆山凱意等企業的設備外,絕大多數還都是自制的設備。我國自二砂引進原布處理設備和技術以后,二十多年來,主要的涂附磨具企業差不多都引進了國外的涂附磨具制造裝備和技術,但幾乎沒有一家引進原布處理裝備和技術的。這就造成了我國原布處理技術相對于制造技術的落后,它也制約和限制了制造技術的發揮。
為什么造成以上的狀況呢?我們認為:大家對原布處理的重要性的認識不足,是其主要原因。盡管從表面上,大家也承認原布處理的重要性,但在實際上遇到問題,就把它忘了,總是在制造線上找原因,找解決問題的辦法。比如差不多整個行業都關心的“荷葉邊”問題,過去大家都找不出原因,實際上它就是原布處理的問題,就是“定型”的問題。由于定型的裝備差,而造成不能在正確的拉伸條件下,進行正確的浸漬和干燥,進行正確的定型。我們可以斷言:如果沒有良好的原布處理裝備和技術,這個問題是無法根本解決的。
其次是由于引進原布處理設備和技術的投資太大,二砂當年引進原布處理的錢比引進制造線還多,現在德國門福士的一臺定型機就賣到100萬歐元以上,這也是即使是想重視原布處理的企業家們的一時難以解決的難題。
引進不行,實力不足,我們就自己研究創新吧,但同樣是實力不足。過去的大中型國有企業,在市場經濟的沖擊下,正處在艱難的改制轉型時期;而新興的民營企業的人才和技術明顯滯后,盡管近年來也在不斷努力。
面對以上問題,我們如何解決呢?
首先還是必須提高大家對原布處理重要性的認識,這是最重要的,有了它,以下的解決辦法才可能實施。這不是停留在口頭上的,而是要賦予實際行動的,要加強財力、人力、物力的投入,通過各種途徑來提高我國涂附磨具原布處理的整體水平。
努力提高我國原布處理的工藝水平,以達到提高質量、增加品種的目的,這也是當前十分緊迫的任務。以幾乎大家都生產的51全樹脂砂布產品為例,我國絕大多數廠家的生產工藝都是從白鴿的工藝演變過來的,演變的途徑,自覺不自覺的都是降低原材料的質量,減少原材料的品種,簡化工藝和質量控制。應該說這是這些企業創業的艱難導致的,但演變的結果卻是:在基本保證應用的前提下,降低質量、降低成本,使51產品成了低檔、質次的代名詞。當前,很多企業都已具有相當實力,盡管他們近年來也作了不少改進,但并沒有根本改變這種局面?,F在已經到了根本改變這種粗放的工藝,使之科學化、標準化,以達到原布處理質量好、品種多的目的的時候了。
沒有好的原材料,是制造不出好的已處理布的。它包括三個含義:一是要應用質量好的原材料;二是要根據需要確定和增加原材料的品種;三是加強對原材料的質量檢測。三者互相聯系,互相制約。原材料首先是質量好,但是如果沒有技術指標,沒有檢測,那又怎么知道質量好呢?比如在原布處理的重要的原材料中,動物膠的凍力、淀粉的粘度……都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技術指標,但目前幾乎所有的企業都沒有檢測,也沒有引起大家應有的重視。再有,任何原材料都有它的長處,也有它的弱點,同一種原材料,由于來源的不同又有很多種,它們具有不同的性能,這就需要彼此配合,取長補短。比如說原布處理最常用的原材料――淀粉,如果采用幾種淀粉的配合使用,就比使用單一品種為好。再有就是助劑的使用,不同的助劑具有不同的性能,有的能增加混溶性能;有的能降低表面張力,提高涂布的均勻性;有的能消除泡沫……。它們的加入量都很小,但對改善漿料的性能都會起很大的作用。當前,由于普遍存在著“低價競爭”的問題,各個企業都在降低成本上下功夫,壓低原材料價格無疑是最重要的手段。但須知,原材料廠商是不會做賠本的買賣的,價格低帶來的無非是原材料的質量下降,因此,原材料質量下降就成了非常普遍的問題。我們設想,一個產品,如果沒有好的質量合格的原材料,生產工藝又過于簡單,質量控制手段缺乏,那還談什么提高質量、增加品種呢?對于我國涂附磨具行業普遍存在的這些問題,我們絕不是“危言聳聽”,必須引起有良心的企業家的高度重視。
投入力量加強質量檢測,實際上是一個質量判定的問題。涂附磨具已處理布的質量如何評價呢?它有幾個指標呢?有幾個企業能夠對已處理布進行測試,以確定它的質量是否符合要求呢?原布處理的主要原材料,如:皮膠、淀粉、酚醛樹脂,有幾個主要技術指標呢?又有幾個企業能夠對它進行測試呢?這些都沒有,或很少,又從何談起提高原布處理的質量呢?有的企業沒有實驗室,有的有實驗室,又沒有幾種測試儀器,沒有專職的檢驗人員,這無論如何也是不行的。
原布處理的裝備問題也是迫在眉睫的問題,沒有好的工藝裝備,提高工藝水平只能是一句空話。引進國外先進的原布處理裝備和技術,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了,希望有實力的企業家能在這方面邁出堅實的步伐來。涂附磨具的原布處理裝備和紡織印染行業的染整設備有類似的地方,但又有自己特殊的要求,國內目前昆山凱意和邵陽二紡機都已涉足,希望我們的涂附磨具企業能和他們密切配合,制造出質量優良、符合我國涂附磨具生產企業要求的原布處理設備來,以努力提高自身的裝備水平。土法上馬,自己制造,已經不符合當前提高產品質量,節能、減排和增效的要求。 
我們曾經到一些工廠去參觀,廠方的陪同人員指著他們經過艱苦努力自制的設備問我們:我們自制的設備怎么樣,“白鴿”有的我們都有了,有的我們還作了改進,我們能做出和“白鴿”一樣,或者比“白鴿”更好的產品來嗎?這叫我們怎么回答呢?我們不是要說“白鴿”多么好,“白鴿”有“白鴿”的問題,目前存在著很多困難,但我們又不能不承認,這么多年來,全國都在做51產品,但至今沒有能達到和超過“白鴿”質量水平的??赡懿簧偃瞬环?,我們舉個簡單的例子,比如原布處理的關鍵工序――浸漬,大家都知道,它有幾個重要的工藝參數:浸漬槽溫度、浸漬槽液面高度、浸漬壓力、烘箱溫度和風量、機速、張力等,浸漬質量的好壞和穩定,要靠穩定均勻的浸漬涂量、穩定均勻的滲透漿和覆蓋漿比例、穩定均勻的產品濕度來保證,而這些因素的穩定又要靠上述工藝參數的穩定均勻來保證,這些參數又都必須按照工藝要求自動控制,由設備來保證。而在我們很多的工廠里,他們的設備都是由普通的定型機改造過來的,很多還需要人工來控制,要完全保證這些參數的均勻穩定,實際是不可能的。如果說“白鴿”的這些參數的穩定性是±5%,那么它們的穩定性就是±10%,甚至更多。大家不要輕看這個百分之幾,如果每道工序都如此,那我們的產品質量會是什么樣呢?我們的產品質量是不是就是這樣差下來的呢?再說一個烘箱的問題,定型機的烘箱內的溫差是多少呢?是0.5℃,還是1℃,甚至2℃呢?再有烘箱的供風加熱系統,能否保證供風對每個部位的均勻性呢?溫差和風量的不一致就造成了布的干燥的不一致,就導致了布在運行過程中變形的不一致以及進一步施膠過程中吸膠量的不一致,大家想想產品質量的不一致是否與此有關呢?“荷葉邊”的造成是否與此有關呢?希望我們的企業家們,我們的工程技術人員能夠以科學的、嚴謹的態度來認真研究我們的工藝問題、質量問題,這樣就可以明白國外進口的設備、設備制造廠生產的設備和我們自制或改造的設備究竟有多少不同了。
最后,我同意高忠先生前一段呼吁的,希望有眼光的企業家能投資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和裝備,建設幾個能夠提供中、高檔次的處理布的專門的原布處理工廠。在歐美國家,除了幾個知名的大的涂附磨具公司以外,很多涂附磨具工廠自己都不處理布,都從專門處理布的工廠買處理好的布來生產。德國ERA公司就是歐洲,乃至世界最大的原布處理工廠,有70多年的歷史,設備先進,產品質量好,年產量1500—1800萬平方米,60%供應西德本土,30%供應西歐。西德和歐洲著名的涂附磨具工廠都在該廠處理基布,如瑞士SIA、意大利SAIT、西德Hermes、Carborundum、Feldmuhle、Clingspor等。從國內來看,目前差不多所有的涂附磨具制造線都有自己的原布處理,這可能是中國人的小農經濟意識,喜歡“大而全”、“小而全”的結果。但是由于資金和技術的不足,它們自己處理的布,無論從質量、還是品種上,又都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都難以滿足生產高質量多品種涂附磨具產品的要求。我們認為投資建設幾個專業化的原布處理工廠是可行的,在國內、國外是有廣闊市場的。
只要我們大家充分認識原布處理在涂附磨具制造中的地位和作用,并從以上幾個方面共同努力,我們相信我國涂附磨具原布處理的質量水平一定會得到逐步提高,一定會適應廣大用戶對涂附磨具的需要,提高我國涂附磨具的整體水平。

5544444